丸子
2009-12-19发表

用一点点时光看看金陵

因为要在省厅批复一份文件,我意外的得到一次出差的机会,去南京。

南京,还是十七年前送妹妹上大学的时候去了四天,妹妹读的是金陵女院,在南师大校园里读书,巧的是家母也毕业于南师大,这样一来,对南京倍感亲切。

走过的风景如水一样流过,只留下一些模糊的影象在记忆深处。记得在中山陵时内心的敬仰,记得灵谷寺清冽的山风,还记得秦淮河畔,夫子庙前的寻常美食…。

早上8点26分的动车,第一次坐,感觉真好。

很快,也就一个多小时,我就到南京了。

从正在改造的苏州火车站来到南京,深深地被眼前所看到的火车站所震撼,如同机场一样的乳白色的大天穹的建筑,大气、气派。出站的人们被有条不紊的分流到各种交通工具集合点。

坐上出租车去北京东路。

一路缓缓而行,一路绵长的梧桐树荫相伴。

上了北京东路,路边的树就更大高大挺拔了,回来后查了资料,才知道靠近快车道的是雪松,这是南京城里唯一留下雪松做行道树的路段。雪松的后面是水杉,这种活化石在南京湿润的气候里长得特别快。慢车道和人行道是由它们和大叶杨分隔开的。初秋的天气,份外的晴朗,阳光透过树木斜斜的折射下来,清澈而透明,秋风徐徐吹来,清凉而新鲜。看树叶与阳光交织变幻着剪影,看一路错落的美丽树影,心情也变得愉快闲散了。

很快就办好了事情,偷得了半日闲。

不知道该去哪里,因为知道自己是路盲,即使有地图也辨不清方向的,所以也没什么计划,只想着就这么随意走走。

临近中午,想念起昔日的美食来,就去夫子庙吧。

问了路,就跳上了30路公交车。

公交车晃晃悠悠的行进,充满期望的来到夫子庙,眼前的景色却略感失望。

从夫子庙的牌楼走进去,一直到照壁,一路除了商店还是商店,和任何一个城市的商业街也没什么两样。街上游人并不太多,都在小吃店里了,可是看到那么多人以及那些随意摆放的碗筷就没有了胃口。乌衣巷也只是一个窄小普通的小巷,住的依然是“寻常百姓家”,王、谢故居,也只是仿古修复的建筑,全无那幽远而沧桑的味道。

“朱雀桥边野草花,乌衣巷口夕阳斜,旧时王谢堂前燕,飞入寻常百姓家。”

或许对于六朝古都来说,历史的更叠,朝代的兴衰,只是寻常事。

怅然而出,甚至不知道该吃什么,去哪里吃。去问身为南京人的妹夫,也得不到答案,妹夫建议我去山西路,跳上一辆出租车,的哥一听,就建议我还是去坐地铁转换,可以节省不少钱,我也正想去坐坐南京的地铁,无奈不辨东西,的哥就送我到地铁口,详细的告诉我方位后才走,南京的的哥真不错。

走进地铁站,就看见一排自动售票机,好好的研究了一下,原来是触摸显示屏要去的站点后投币进去,然后机器下端会吐出一塑料的如硬币般大小的牌子,很先进。坐地铁的人并不多,站台很干净,大家都在安静的等待,远远的一阵风袭来,地铁进站了。进了车厢感觉好亮堂,也很宽敞,一路呼啸而过,不一会就到了新街口,速度也不慢。

素来不喜闲逛商场,很快就走出新街口,因为贪恋路旁的树荫,就想着一路走过去,慢慢看看风景。

一直很喜欢在陌生的城市里一个人行走,无拘无束,又可以用旁观者的眼光看红尘。

懒得管走的是什么路,走哪算哪。

还是没有找到我想吃的鸭血汤,经过一些居民住宅区,想着也许深巷里也有好的美味。就走过去,进了一家比较干净的小吃店,点了一份鸭血汤和一份鸡汁干丝。

吃了第一口,忍不住叹口气,怎么说呢,还没有苏州的好吃。亦没有了美食带给味蕾的那些回味和满足。

原来记忆里珍藏的那些愉悦是不能轻易打开的,会遗失的。

一路迤逦而行,路旁是身形高大的梧桐树,斑驳的树皮,仿佛写尽岁月的沧桑,下部的树干基本是笔直的,只是约两米左右齐人高处分出三两枝来,宛如一只只伸向天空的臂膀,向空中舒展着,仿佛正承托起头顶的一片蓝天似的,分枝处略有些内凹,自然而然地形成一个巢形,被温温柔柔地呵护着,美丽的令人感动,边上不时有着孩子们嬉戏打闹的清脆笑声,不由想起了宁宁娇憨的笑容,做了母亲后才知道,孩子永远是内心最长远的牵挂。

再走过一个路口,原来是南师大附属小学。

进香河路,两旁的树是和北京东路一样的雪松,同样的绿荫如盖,安静而优美。很想在这样安祥的时光坐在树荫下,喝上一杯清香扑鼻的绿茶。不过路旁多是户外店,可是看着喜欢在路上的人竟然也很亲切,问他们到鸡鸣寺怎么走,店里的小伙子不仅详细的告诉我,还热情的邀请我休息一下,只是我太渴望去找一杯热茶了,谢过之后,继续行走。

看见一座校门,东大在此地啊,难怪这条路似乎带着书卷气。

不由自主的竟然走进校园,多少年没有在校园里行走了,操场上打球的男孩子们,悠闲的骑着自行车的莘莘学子们,校园里特有的人文气氛和情调,让我沉醉其中。“哎,请问学姐,计算机楼是那一幢啊?”抬眼一看,两个小姑娘在急切的发问。呵呵,先沾沾自喜一把,竟然还会被认作学姐。歉意的告诉小姑娘我也只是路人。其实我也迷路了,最后也只得拉住一位“学妹”问路,那个读研一的小姑娘极其热情,一直送我到校门口才告别。

走了快三个小时了,尽管很累,心情却是相当的愉快。

终于辗转来到鸡鸣寺路。那是条只能过一辆车的略带坡度的路,那一片的风景真好,浓荫绿树,翠色浮空。曾是百寺之首的古鸡鸣寺依山而建,或许是须迎合山的走势和高差,建筑的飞檐翼角更加错落层叠,更加曲线优美。寺内香火很旺,在寺内进香,一直要上上下下的涉级而行,一点点体会移步换景的心情。但依然没找到在苏州园林常见的茶室歇息,又渴又累的我,已无心欣赏寺内不期然出现在视线里的雕塑、石碑了。

看样子只能到火车站喝茶了,幸亏候车大厅宽敞明亮,堪与候机厅相比美。独自坐在喧闹的候车室,一杯热茶进口,哎呀,救了贱命。

一边喝茶,一边随意的记着笔记,听着邻座陌生的方言,感受着这一瞬间的寂寥,内心充实而沉着。天色渐晚,窗外的玄武湖似乎笼罩在暮色和薄雾中,湖光潋滟,难以忘怀。

这一点点时光亦是好时光。

共 0 条评论

相关景点

夫子庙

夫子庙
loading...